<div id="bfpat"></div>

    <div id="bfpat"></div> <sup id="bfpat"><ins id="bfpat"></ins></sup>
        <em id="bfpat"><ol id="bfpat"></ol></em>

          authorImg 冉云飞

          编辑,著有《沉疴:中国教育的危机与批判》《像唐诗一样生活》《给你爱的人以自由》《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》《从成史的偏旁进入成都》等十几种书。现供职于某刊。

          我尊重孙楠夫妇的权利,但我不相信国学这门生意

          导读

          现在学国学,就像练毛笔字,其实用性大大降低后,于审美养性,不无作用,你要?#32654;?#25327;救中国社会及艺术,无异于缘木求鱼。

          虽然谁也没办法定义出一个更为清楚的国学概念——故国学的内涵像个杂货摊,或更像一个什么都能装的垃圾桶,而它的外延边界模糊不清——且大多数人说起国学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,关于国学的提法却畅行无阻,大有铺天盖地之势。

          原因何在?

          在没有办法厘清国学这个概念的内涵与外延,成为真正的学?#23454;?#26102;候,国学却率先成了一个畸形的市场。为?#38382;?#30072;形的市场呢?因为垄断是教育的一大特征,国学的市场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在这样的情形下,你再来审视前?#38382;?#38388;出现孙楠、?#23435;?#22827;妇所引发的“国学?#24405;保?#25165;能看得更为明白。而?#19968;?#21487;以说得更明白一点,像这样的“国学?#24405;保?#21253;括各种国学鸡汤班与女德班,绝对不会就此歇手,过一阵便会抽风一次。而且人们虽然看到很多不堪的东西,也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之所在,因为畸形的市场总是没办法呈现良性竞争。而没有良性?#26408;?#20105;,当然不会让人明?#23383;?#22269;传统文化优劣之所在。

          一、如假包换的稀汤?#21495;宋怠端?#24515;映照》

          既然最近这波与国学有关的?#24405;?#30001;?#23435;?#20026;宣传自己所出的?#31471;?#24515;映照》一书开始,自然应该找一本来看了再发表意见,这才是?#20873;?#31283;妥的做法。看了过后,得出的结论是:和市面上心灵鸡汤书籍一样,有着共同的悦目外表,但内容的确不敢恭维。

          一个家庭的组成,夫妻俩有所分工,这本没有什么不好。但由于没有办法解决?#20449;降?#20043;权柄来自何处的问题,故她赞同新娘就是“新的娘”,女人应该呵护男人的提法,激起一些女权主义者的反感。甚至认为这是以前甚嚣尘上的女德班的变种,其实也不算冤。当然“新的娘?#31508;?#32874;明的,虽然学了不多的易经与阴阳五行皮毛,但非常敢于运用。比如她认为女人属坤应像大地一样厚德载物,故打电话回去给孙楠说以往家里面的问题,都?#19988;?#20026;自己“缺德”,而且?#28304;?#21517;之曰?#30333;?#20010;智慧的女人”。

          有人赞赏?#23435;?#25954;在简介中说自己有三次婚姻,也有人旧事重提,用难听的话说她是“小三”上位,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。其实如果知?#28010;?#26377;人都是有局限的动物,并不需要经过三次婚姻,何劳“厚德载物”的“教导”,才知道自己“缺德”呢?其实从?#23435;?#25152;接受的采?#32654;?#30475;,她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“缺德”来自何处,因为她对包括自己在内的人性之幽暗,其?#29616;?#26159;相当浅表的。

          比如一方面她给孙楠?#23548;?#37324;面有问题,都?#19988;?#20026;自己“缺德”,可是对照她前两次婚姻,却没有这样的?#29616;?#27809;有?#22919;危?#29978;?#20102;?#36896;两位前夫愿意为她舍己似的。这些地方,如果被别人认为是故意制造“虚假现场”,怕是也不能全怪别人过?#20873;?#35835;。在这样的心理大?#23576;?#20043;?#29616;?#27675;围下,有些怀有“道德义愤”的人用她作为后妈的地位,来解读她与孙楠搬家到徐州,将其继女继子送进国学堂的做法——其实她与孙楠所生的女儿也在该校学习——而将自己与前夫所生的女儿送到国外读书的事儿。我倒不认为需要如此过?#20873;?#35835;。

          ?#31471;?#24515;映照》内文?#31471;?#24515;映照》内文

          但在国学班里所接受的内容,若是像她书中所写,实在是堪忧。

          非得要分门别类的话,堪忧的地方不少,仅举?#38477;恪?/p>

          一是缺常识:

          “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剧,这是各国政府都不得不面?#32536;?#38382;题。然而这个问题在中国却不是问题,中国的古人或许早就预料到了今天,所以中国文化里讲求孝道。”(p.69)

          古代世界的养老,当然基本上都是自己及家族的事。虽然古代人也是纳税人,但并没有形成健全的纳税责任与?#25214;娑缘?#30340;制度,但在今天这样的全球养老变迁,以及责权利?#32536;?#30340;情形下,还认为养?#29616;?#26159;个人责?#21361;?#36825;就是连常识都很糊涂的人了。

          这样说,并不是要藉此帮助政府来扩大权力,而是要将它权力用在民众之权利的获得上,事实与道理要?#30331;?#26970;。基于这样的常识缺乏,?#23435;等?#20026;那种把自己父母送到养老院的人,是忤逆不孝,应该被十目所视、千夫所指。老实说,诺大的中国,有能力把自己父母送到养老院的人都不多,因为养老院也不是免费的午餐。一言之蔽之,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,更不要何不食肉糜到不顾常识。

          二是真能掰。

          她怀孕时看《佛说入胎经》的“倍看惊讶”,以及学中医时感受的“奇效”,我就不多说了。特别有“创意”的是她对阴阳五行的运用,实在是让你为她能将此与所获利益的聪明,以及其三观的无缝对接“惊讶”。

          “孙楠也有严肃认真的时候。学了传统文化以后,有一天,我跟他说:‘你唱《红旗飘飘》,从传统文化来解读。五星木、火、土、金、水,?#26434;?#20116;德仁、礼、信、义、智,所以《红旗飘飘》里反复唱?#38477;?#20116;星红旗本身就是对五德的弘扬!’他听了以后也很认可。”(p.35)

          虽然她没有引用《史记·天官书》里面的“五星分天之中,积于东方,中国利”,也没有提到新疆尼雅遗址出土的蜀锦“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”,却实在大有异曲同工之“妙”。至于人们是否明白“中国”这个概念的变迁,彼时的国多指城,而中国多指国中而非今天的“中国”,那就不管了,只要听起来能自嗨就行。

          我愿意说,?#31471;?#24515;映照》这本书最诚实的部分来自于?#23435;?#19982;第一任丈夫所生的女儿如心所写的序。写得温情,也节制,却诚实地表达了自己对?#30422;?#19968;些做法,包括对她一些观念的不认可。看得出来,她也很爱弟弟妹妹,也为孙楠夫妇的“国学IP”做了些绘画的工作,但也许因她更广阔的?#21491;埃?#33021;体会出那种国学教育的问题。当然她或许有自己的挣扎,因为理智与亲情打架实在不是件轻松的事。

          图自网络图自网络

          二、孙楠夫妇的选择权和他们的国学生意

          孙楠夫妇?#19988;?#20026;孩子的教育问题,而选择?#35828;?#24464;州上一个国学学校。他们似乎在论证自己的选择是?#32536;模?#35273;得上了这样的国学学校,孩子矫正了一些不好的习惯。事实是否如此,现在说来可能为时?#24615;紜?#25105;只能说从?#23435;?#30340;书来观察,?#28304;?#25105;是存疑的。换言之,我对他们所选择学校所教内容不认同,或者存疑,但对他们运用自己作为父母的权利,选择离开自己不?#19981;?#30340;学校,是支持的。

          像今天这样全民过?#33322;?#25918;假,你以为天经地义,看作是多么久远?#25343;?#26063;习惯,其实也就一百年的历史而?#36873;?#22269;家拥有很高的教育权柄,只不过是?#31456;呈空?#24220;大幅度提升教育权柄在全世界发酵,?#30001;?#27665;族主义在世界各国兴起的一个结果,也才百多年的历史。易言之,政府并非一开始就拥有较大的教育权柄,而且公私教育竞争要充分得多。国学最早初的含义,其实就是教贵族子弟这样的阶层教育,因为普通民众在彼?#31508;?#36830;接受教育的权利都没有的。

          大家都承认孔子是中国早期私立学校最著名的老师,不管你对孔子有何看法,若不?#24066;?#31169;立学校的存在,那么连他学说的诞生与传播都会成问题。这反过来证明,教育?#26408;?#20105;,私立学校的兴起是多么的重要。一般意义上的物质?#21776;?#37117;需要充分竞争,才能让消费者有机会在性价比及产?#20998;?#37327;上,做出自己的优选。那么作为特殊精神产品的教育,也需要有充分的良序竞争。教育作为一项重要?#26408;?#31070;产品,若不充分竞争,就会出现学者钱锺书所说:受教育的人,因为不识字,上人的当;受教育的人,因为?#35835;?#23383;,上印刷品的当。

          像孙楠夫妇选择的国学学校,若是师资不行,所教内容不行,我也不主张动自上而下直接取缔它。若其中有像一些女德班一样侵害身体权利,限制人身自由等的行为,法律自然是不应该缺席的。我主张通过教育市场的充分竞争,动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,来解决国学泛?#27169;?#20294;优质学校却非常稀少的问题。直言之,垄断起来,让少数人通过教育机构?#30333;猓?#26469;获得办教育的权利,不如放开竞争,实行?#25163;实?#35760;即可。这些学校的质量,不仅受到?#39029;?#30340;监督,教育研究者的评价,也受到社会舆论及新闻媒体的质疑,自然会形成优胜劣汰的良序美俗。

          有人看了上面的说法,可能会?#20873;?#24868;怒。你分明知道?#31471;?#24515;映照》所?#20174;?#30340;国学教育有问题,却不主张立马取缔,而且也不主张限制父母教育孩子——让其接受什么教育的权柄。这未免不?#25442;?#26497;,太不正能量了。一个人有愚蠢的权利,虽然你应该帮助他脱离愚蠢?#26408;?#22320;。但如果我们认为孙楠夫妇像一些人所说的那?#20174;?#34850;,那就太小看他们的聪明了。

          按商?#20498;?#21017;与国家法律合法做生意,是任?#25105;晃还?#27665;的权利,孙楠夫妇也不例外。既然?#23435;的?#29992;阴阳五行来解释许多事情,甚至解释孙楠所唱的《红旗飘飘》,那么他们靠自己所信的国学挣钱,逻辑上?#25925;?#26377;一定自洽度的。一方面,他们夫妇自己好像在践行,另一方面也让自己的小孩如此学。但问题在于,你或许不知这是在下一盘国学大生意的棋,有点受欺骗的感觉。?#23435;?#23459;传?#31471;?#24515;映照》所得版税捐给华夏学宫所在一个基金会,你以为这完全是无?#38477;模?#33267;少对外是如此,但完全可能是另一番极具深度的商业合谋也未可知。因为从孙楠成立国学IP,进军各种与国学有关的商业市场的时候,就注定了商业在里面所占有的重要地位。

          图自网络图自网络

          三、国学是万能?#25343;矗?/h2>

          在有些?#25628;?#20013;,国学简?#31508;?#19975;能的,其内容也是包罗万象的,整个世界,似乎除了国学就不需要去学其它东西了,?#31471;?#24515;映照》也潜含着这样的逻辑。国学既然这么厉害,为何?#30001;?#20010;世纪九十年代才开始“发迹”呢?那是彼时商业大潮才真正袭击中国,各行业都从中发现了国学的挣钱商机。不特此也,由于国学甚至能贩卖到国外,一路高歌猛进到今天,如此一来,受各方面嗅觉敏锐之人的?#25918;酰?#33258;是理所当然。

          把国学当作一项产业,甚至视之为万能,这当然不是今人的独得之秘。古代虽没有今日成为一个大杂烩的国学之说,但将其做成一项产业,譬如与科举制度?#27785;?#22312;一起,也是一个常态。最为著名的例证,可以看王安石的《伤仲永》。当然一般人?#23478;?#20026;,像方仲永这样的倒?#25925;录?#26159;极个别的案例,其实这已经是宋代江西神童产业的一缩影。在这方面,我小有研究,撰有长文《读经与宋代江西神童产业》,以便求知欲强的人,知?#28010;?#35328;非虚。

          上个世?#26742;?#21313;年代,台商到大?#37237;?#36164;成为一股潮流,这是稍有观察的人,都承认的事实。但很少有人知晓,各样的国学倡导者,来大?#20581;?#25237;资”的热潮空前高涨。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敛财有?#38477;?#29579;财贵,他?#26408;?#31373;就是不给孩子任何讲解,也没有什么真正拿得出手的方法与教?#27169;?#23601;是靠“背字诀”包打大陆,无往不利。学者贾选凝曾写过一篇文章叫《在台湾混不好的国学教主,却在大陆疯狂吸金》,我则以一篇《从读经运动到国学?#21462;罰?#26469;做了一些实锤性的补充。

          后来大?#38477;?#20154;?#37096;?#22987;醒悟过后,深知国学背后的确有“?#24179;?#23627;”,于是打着各种国学?#20449;?#30340;学校、研究机构以及书籍?#36861;?#20986;笼。就我狭隘的眼目所见,以国学名之的书籍,也不下数十种之多:如《国学教纲》、《国学速用》、《国学寻美》、《国学概论》、《国学课》、《国学讲义》、《国学常识》、《国学通识》、《国学要义》、《国学必读》、《国学发微》、《国学箴言》、《国学入门》、《国学?#23383;貳ⅰ?#22269;学旨归》、《大学国学》、《一起学国学》、《轻松学国学》、《跟大师学国学》、《国学经典》、《国学通鉴》、《理解国学》、《国学读本》、《国学知与行》、《国学略说》、《国学大?#39029;貳ⅰ?#20013;国国学传统》、《国学精粹》、《国学与国粹》、等等,实在不胜枚举。这还只是罗列?#23435;?#21516;名的书籍,那些同名不同实的书籍,单就《国学概论》而言,就达十种之多。由此可见,国学这盘大生意,在出版界所占份额也是不小的。

          一位叫柯可的研究者写了一本《国学教纲》,区为“德艺双馨”、“明儒弘毅”、“精易立德”、“和光大同?#24444;?#32534;二十五章,随抄两章题目以概其余。第一章“中华复兴国学热 少年强则国强”、第二十四章“观内察外识天机 ?#23454;?#30495;经福寰宇”,看了这些标题,你是否有热血沸腾的阅读欲望呢?

          你不要以为这是国学书籍当中的个别现象,拿我最近读过的一?#23601;?#25991;元所写《国学正义》来看,这绝非什么个别人之所为,而是这个行业参与者,包括不少研究者整体?#26408;?#31070;状况。应该说,王文元花了一些工夫,有极小部分的看法,我能同意。但其间的逻辑混乱,彼此矛盾,可谓不胜枚举。“国学”而“正义”,说明他有廓清国学混乱之志,但他的“国学正义”,与?#23376;?#36798;《毛诗正义》与孙诒让《周礼正义》,相去不可?#32536;?#29702;计。

          《国学正义》里?#20581;?#22269;学之特色”分别有如下十大特点:国学不求明智、国学谋求“无用之用”、国学不求真、国学重传承而轻创新、国学倡导知行合一、国学包罗万象、国学开放包容、国学注重入世、国学逆人欲、国学不可复制。这十大特点他都是肯定论述,而且认为国学实在好得不行,完全没有任何瑕疵。其实说国学谋求不用之用,我?#25925;?#35273;得不错的,这说明应该对知识有纯然的热爱,不要急于读书变现。但把国学不求明智不求真,都当作国学极高明的地方,实在很难自圆其说,不过他却搅绕不清,曲为辩护。至于国学不可复制与包罗万象,其雷人程度就太高了。他说国学不可复制,在于他认为中国人的历史、文字、信仰与哲学理念都是连续的,这在世界上是空前绝后、独一无二的。

          至于他说国学包罗万象,不用多方例举,只用他自?#33322;?#27861;家排除在国学之外,就可以知?#28010;?#36825;命题的虚幻性。?#25226;?#26684;说来,君学不在国学之?#26657;?#22240;为法家的‘法术势’等驭臣术并不在国学之?#23567;?#22269;学是以儒家为主流的,儒家的政治观是中庸的,并不刻意偏袒君主。”(p.266,广西师大出版社2013年5月版)一方面,他说国学包罗万象,另一方面他又以自己的好恶将法家剔除在国学之外,因为法家?#25343;?#22768;实在烂到不好为它打圆场。但儒家带给国人的灾难真比法家少么?如果说法家过于赤裸裸地为君王服务,而儒家也只不过是上了一层?#22278;剩?#20805;斥着更不易察觉的欺骗。

          图自网络图自网络

          学点国学是应该的,知道一点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好的。但以为国学包打天下,像那种搞杂耍摆摊,推销大力丸似的,就能使自己与国民的生活,变得好起来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说国学读得越多,越对自己和国家有利,那你就要替我们证明以前?#26377;?#23601;背很多“国学”(含十三经)的人,便是国家的希望,能解民苦于倒悬。倘真有这样的人,就不会频繁的朝代更迭,杀人盈野,诸种灾难肆虐了。

          现在学国学,就像练毛笔字,其实用性大大降低后,于审美养性,不无作用,你要?#32654;?#25327;救中国社会及艺术,无异于缘木求鱼。况且现在再厉害的大书家,未必写得过一些古时的账房先生。同理,现在国学好功夫好的,也未必如彼时浸淫在传统文化中的人,于国学有很深的研习。懂再多的国学,只可增添个人小情趣,无助于社会大现实的改进。

          正如李鸿章在面对别?#23435;?#20182;变革就是康(有为)党时,他说:若旧法能富强,中国之强久矣,何待今日?换言之,若国学可以包打天下,何必等到今天你来呼吁呢?你把国学视作生意来做也就罢了,还以为可?#32536;?#20316;谶纬之学来行世,那就未免太托大了。

          【责任编辑:胡子华】
          show
         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

          <div id="bfpat"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bfpat"></div> <sup id="bfpat"><ins id="bfpat"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fpat"><ol id="bfpat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fpat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fpat"></div> <sup id="bfpat"><ins id="bfpat"></ins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fpat"><ol id="bfpat"></ol></em>